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cite id="llp3p"><video id="llp3p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llp3p"><video id="llp3p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var id="llp3p"><strike id="llp3p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var id="llp3p"></var>
<var id="llp3p"><video id="llp3p"><thead id="llp3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您的位置首頁  產經信息  汽車

高質量gl文推薦,高H文3p文,鮮文網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20-07-26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「嗯……就肚子有點痛,所以比較久。」本來去廁所就是為了避開他,葉可心覺得對著當事人也沒什幺好解釋的,含糊地說了幾句后就繼續朝包廂走,結果被他向后一拉,后背撞在他胸膛上。
u=2294589060,76508031&fm=26&gp=0.jpg
兩人距離拉近,他高大的身軀頓時擋去大半光線,她靠在他懷里,就像是躲在了巖石的背后。
 
她被慕晨身上無形的壓迫感壓得有些胸悶,她不適地扭動身體,想掙脫他的束縛。
 
「我知道妳是因為在躲我,所以才故意在廁所待那幺久。」注意到她意圖的慕晨調轉她的身子,變成兩個人面對面的姿勢,雙手像手銬似地固定著她的雙手。
 
「這里人很少,妳一個女孩子如果出事了怎幺辦?別再做這種讓人擔心的行為了。」
 
慕晨的面龐一半陷在陰影里,半垂的眼睫打下一片扇形的陰影,眉眼間帶點陰郁。聽著他的話,葉可心總感覺有什幺東西超脫了控制。
 
她大腦一片空白,慕晨在耳邊絮絮叨叨地念著單獨去廁所的危險性,態度熟稔的不像是剛認識的同學。
 
「妳怎幺不說話?生氣了?」慕晨圈在她手腕的手輕輕捏了一下,接著嘆氣道:「我不是故意兇妳,我只是希望妳能注意安全,如果嚇到妳,那幺我和妳道歉。」
 
「嗯……我下次會注意……」面對慕晨突如其來的舉動,葉可心莫名有些不安。「那個……我該回包廂了,英愛她在找我。」
 
陷在這種只有他們兩個在場的情況,讓她想起從摩天輪上摔死的感覺。一想到死亡前那瞬間的劇痛,她連忙抽回自己的手,急著想離去。
 
「等等,我還有話想說。」慕晨快步擋在她前面,面色焦急地挽留。
 
高質量gl文推薦,高H文3p文,鮮文網
 
「可我覺得沒甚幺好說的,我們又不熟。」葉可心這時也有些害怕起來,她開始千方百計想繞過慕晨,卻每次都被他巧妙地擋住。
 
「別躲我!」
 
「我沒躲你,是你想太多了!」
 
「可心!妳別這樣!」慕晨捧起她的臉,整個人像是要圈住她似地微微向前傾。因為施力的關係,手臂上的肌肉線條變得越加清晰起來。
 
葉可心后退一步,背后堅硬的觸感提醒她已被逼到了墻角,她額角滑下一滴冷汗。
 
慕晨的臉與另一張溫文爾雅的臉孔重合。她瞳孔收縮了一下,整個人被恐懼壟罩。
 
「我不喜歡你現在這樣,這會讓我想起周越。」她低下頭,腳尖在地上亂畫。「我討厭你變得像他。」
 
這是葉可心從小到大的老習慣了,每次感到焦慮不安時,她總會下意識地這幺做。
 
高一那年也是,當時還是男朋友的周越,晚上約她去公園散心。
 
葉可心歡天喜地地丟下作業趕去公園和周越碰頭,結果卻沒有任何她幻想中的浪漫甜蜜。與她雀躍的心情完全相反,周越那晚極為爆躁。
 
她低頭站在樹蔭下,腳尖在泥地上畫出糾結的形狀。周越在她耳邊單方面抱怨整整兩個小時的家庭問題后,她就帶著一手被他遷怒掐出的瘀痕回到家里。
 
 
 
母親問她的手怎幺了,她什幺也不敢說,只趕推託是跌倒撞傷的。
 
「我不是周越,別拿他和我比較。」慕晨的眼神黯了黯,似乎對她的形容感到不悅。
 
「我就只是想回包廂唱歌而已。錢都付了,我不想浪費。」進入絕對的劣勢后,葉可心緩和了語氣,盡量減低刺激他的可能。「所以你如果想和我說什幺,我們可以邊走邊說。」
 
「妳終于愿意聽我說了嗎?」慕晨像是鬆了一口氣,黯淡的眼里泛起欣喜,貼在她臉頰上的手無比自然地滑下,并牽起她來。
 
「你儘管說,我都聽著呢。」葉可心僵硬地和他并肩而行。
 
當然聽是一回是,至于要不要理他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 
「我們不吵架了好嗎?」他的語速很快,就像是這句話早在他心里憋了很久,如今才找到機會傾訴。
 
「吵架?」慕晨的話有些超出她的預想,葉可心困惑地反問。
 
他們在距離包廂門幾步遠的地方停下,慕晨垂下頭,望著她的眼里甚至帶著一絲乞求。
 
「之前的事是我的錯,我道歉……我們和好,好不好?」
 
「和好?」葉可心此時面對他,感覺自己像是按下快進鍵,被迫跳過交往和吵架的過程直接和好。比起以前和慕晨冷戰數星期的情況,此刻顯得十分沒有真實感。
 
高質量gl文推薦,高H文3p文,鮮文網
 
她的反問似乎被慕晨解讀成了拒絕的意思,他臉色像被滴管快速吸乾顏色似的變白。
 
「我討厭看不到妳,我討厭不能和妳吃飯,我討厭不能和妳念書,我討厭不能給妳發訊息……我討厭沒有妳在我的生活。」他撫摸著她的髮頂說:「我想和妳復合。」
 
葉可心呆愣地看了他一會兒,推開他跑了。
 
******
 
前男友。
 
葉可心萬萬沒想到慕晨這次的身分,會是這種她沒什幺好印象的代名詞。
 
回去打聽之后才知道他們交往期間并沒有對外公開,這段關係在她的朋友圈里也只有阿丹知道,所以她才會隔了那幺多個月才知道真相。
 
那次在KTV複合失敗后,慕晨就試圖透過各種通訊軟體聯絡她,IG、FB、LINE、SKYPE……來自各個通訊軟體的訊息不斷跳出,葉可心封鎖他之后,請假在家呆了半個月,非到必要絕不出門。
 
這段時間以來,葉可心一直被不知何時又會死而復生的恐懼籠罩,再加上對于慕晨的愧疚感,她幾乎沒睡過幾天好覺。
 
不安的感覺越來越重,她開始頻繁地做同一個惡夢,夢里她穿著高中校服走在斑馬線上,接著她被一輛闖紅燈的卡車給撞飛,血液散滿了卡車車頭和路面,血腥的場景宛若地獄一般。
 
那種彷彿身歷其境的劇痛總是讓她在夜里驚叫著醒來。
 
高質量gl文推薦,高H文3p文,鮮文網
 
這次又能活多久呢?
 
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了這個問題。
 
半個月后,透過江英愛確認慕晨沒去上課后,她才重新回到學校。
 
「所以……妳其實和慕晨交往過,而且請半個月的假也是為了躲他?因為他現在想和你復合?」中午在學生餐廳吃飯的時候,江英愛用質問的眼神看著她。
 
「呃……妳怎幺都知道?」聽見那道犀利的問題,正在喝湯的葉可心嗆了一下。
 
「阿丹都和我說了。」江英愛看著她直搖頭。「真是的,妳們一個兩個都這幺不省心,幸好慕晨還好一點,沒像阿丹她前任一樣半夜去爬妳窗。」
 
「慕晨才不會這幺做。」葉可心用湯匙波動著碗里的油花,思緒逐漸飄向了遠方。
 
「妳怎幺能肯定?」
 
「大概是直覺吧。」她聳聳肩,喝了一口熱湯后又說:「或是我對他的一種信任。」
 
「聽妳胡扯。」江英愛一如往常,毫不留情地打槍她。「妳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逃避不能解決妳和慕晨之間的問題,妳最好找個機會和他談一談,不管最后決定要不要復合,都必須說清楚才能了斷。成熟一點,對妳,對他都好。」
 
「嗯,我這幾天冷靜下來后也想了很多,我的確應該和他說明白。」葉可心咬了咬下唇,深深嘆了一口氣。
 
「那就好,當面說清楚總好比現在留下一堆遺憾,到時候還要浪費時間去傷心。」
 
江英愛的話就像是給了她一劑強心針,葉可心聽完打開手機,解除了對慕晨的封鎖。LINE的最后一條訊息是在今天早上,慕晨約她出來談談。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  • 標簽:高質量gl文推薦,高H文3p文,鮮文網
  • 編輯:崔雪莉
  • 相關文章
韩国十八禁福利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