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cite id="llp3p"><video id="llp3p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llp3p"><video id="llp3p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var id="llp3p"><strike id="llp3p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llp3p"></cite>
<var id="llp3p"></var>
<var id="llp3p"><video id="llp3p"><thead id="llp3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您的位置  財經資訊  國內

專業當主播業余寫小說,攜程艦長梁建章,帶著公司認真出圈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20-07-31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張曉慶

相關公司:攜程(TCOM,US)

市值165.8億美元(截至當地時間7月28日)

核心競爭力服務規模化和資源規模化,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旅游業服務聯絡中心,建立了一整套現代化服務系統,先進的管理和控制體系

機構眼中的公司中國OTA龍頭,在商旅服務市場上獲得最大的市占率,“產業鏈橫縱并購,打造出行旅游服務生態圈”

“James(梁建章英文名)已經到酒店了。”“James去直播間了。”“James過來了。”

和記者一起在采訪室等候梁建章到來的攜程員工越來越緊張。他們知道,梁建章在這個時期,每天的行程以小時計算,滿滿當當。在他進入房間前,準備工作必須到位。

4個月內,踏遍2/3個中國,“主播”梁建章已連續20個周三晚上與觀眾在攜程BOSS直播間如期相見。這幾個月里,他接受的采訪可能也已經超過以往3年之總和。不惜“拋頭露面”,梁建章無非是想給身處疫情困局中的攜程和旅游業注入一絲信心。

2016年末,梁建章隱入幕后,轉任攜程董事局主席。此后,攜程相關的專訪、活動多由CEO孫潔出面。媒體想要見到梁建章,開始更多地以人口話題相邀。而疫情期間,梁建章發布社會問題文章的頻率也遠超往年。

更出人意料的是,7月29日,他還出了本新書,不是自傳,無關人口學術研究,而是一本名為《永生之后》的科幻寓言小說。

攜程董事局主席、人口學者、主播、科幻小說作者……已過天命之年的梁建章依然在不斷伸長自己的觸角。身為“斜杠中年”(指身兼多職),梁建章是如何分配時間的?身為攜程艦長的他,用什么方式帶領攜程闖關疫情?攜程還會繼續收購嗎?多年來,是什么讓他堅持研究人口學?近日,梁建章和《專訪董事長?第三季》記者聊了聊。

打開視頻,看看你們的小可愛主播梁建章

主播梁建章:“放飛自我”是帶貨還是帶平臺?

梁建章在成都進行直播帶貨 張曉慶 攝

在攜程直播間,記者見到了“另一個梁建章”。

不同于采訪時沉穩嚴謹的形象,他活躍了許多。被直播搭檔cue到(指點名接話)時,他會立馬露出乖巧的“營業式”微笑;品嘗當地的特色美食時,他會自然地做出夸張的表情,表達認可;推薦時,他會吆喝“大家快來買呀”;有時,甚至變成了一個吉祥物般的存在。

梁建章想告訴外界,對于這份意外的“兼職”,他是認真的。

7月15日19:30,距離直播開始還有半小時,梁建章正在成都世紀城洲際大酒店的攜程直播間里抓緊“備課”。一天的行程下來,梁建章略顯疲憊,他倚坐在椅子上,伸展雙臂,伸了伸懶腰。

20:00,直播準時開始。“夜飯吃了沒得?”梁建章梁立馬挺直腰板,展露微笑,用現學的成都話問候觀眾。

相比最開始時,梁建章如今對于直播帶貨已駕輕就熟。他結合親身體驗感受,詳盡介紹著那些他體驗過的酒店產品的交通位置、周邊環境、內部特色等等,偶爾瞥一眼面前桌子上iPad里的提示臺本。

來到成都之前,梁建章剛去“打卡”了西藏。他去了拉薩、林芝、日喀則,體驗藏裝,觀看《文成公主》演出,還坐著直升機去看了高山湖泊納木錯。接受記者采訪前,同事還給他測了下心率。

作為一名稱職的主播,“只有他自己親自體驗過的,才會出現在BOSS直播的推薦產品列表里面。”攜程員工告訴記者。

他和直播搭檔孫天旭負責在一個半小時內,將近百個旅游產品的最大亮點和價格快速介紹給觀眾。

這場直播,除了西藏、四川等西部旅游產品外,他們還要為日本的旅游產品和商品帶貨。為此,梁建章特意扮演了相撲運動員,錄了一則與新冠病毒大戰的趣味視頻。播放時,梁建章自己也不自覺地笑了起來。

帶貨相關旅游商品時,梁建章造型隨之百變 公司提供

不過,對他來說,這是這幾個月里再平常不過的事了。梁建章愛上了Cosplay,扮過秦始皇、唐伯虎、海王等古今中外的角色,“入戲”越來越快,還大秀才藝,玩過變臉、相聲、搖滾等等,徹底“放飛自我”。

攜程的員工說,其實梁建章不僅是主演,有時還會客串編劇和策劃。他會在凌晨的1:00,邊開英文越洋電話會議,邊努力練習“海草舞”。在吃飯、看電視時,他可能萌發靈感,給攜程直播間加上一段TripNews(攜程自創調侃式旅游新聞)。梁建章笑稱:“感覺做綜藝的技能提升了不少。”

“梁老板太拼了”、“好好笑”,類似的留言在直播間滾動。疫情之下,董明珠、郭廣昌、羅永浩……眾多的企業家被時代浪潮裹挾著走進了直播間,而梁建章無疑是其中很“豁得出去”的一個。

“我們(在直播上)的投入肯定遠遠超過其他企業的投入,這也是我們的業態所決定的。一個企業可能也就是幾種產品,但旅游產品的內容是最為豐富的,并且不斷在更新。”梁建章認為。

做到這么拼,“當然辛苦”。梁建章坦言:“我們就盡量去結合當地文化和一些特色藝術表現方式趣味性、創造性地介紹這些旅游產品,做一些有意思的嘗試。”對于這些新嘗試,他說他沒有“包袱”,觀眾喜歡是最重要的。

每周至少兩三天的時間,梁建章都投給了直播。未來,他還會親自直播帶貨多久呢?梁建章沒有給出答案,他似乎已樂在其中,“我自己現在還是比較有興趣。這些優秀、有創造性的旅游產品非常值得向大家介紹。全球市場也正處在恢復階段,還有很多價格洼地。”

21:30,梁建章的第18場直播圓滿結束。這場跨省份團隊游恢復后的首場直播,觀看人數達431.5萬,GMV(成交總額)達到了5716萬元。

不過,梁建章這一天的工作并未結束。團隊合影結束后,他便走出房間,前往拍攝下一周的直播宣傳照。

截至7月29日,梁建章共計完成20場“BOSS直播”,總成交額超過11億元,其中海外帶貨金額超1億元。

看起來,梁建章的“豁出去”值了。

公司提供

旅游業人梁建章:國內已恢復八九成 海外仍困難

“拼命三郎”梁建章享受著新角色帶來的新鮮感,但更多的原因還是形勢所迫。

面對疫情沖擊,旅游業首當其沖。2月份,新冠肺炎疫情突發,一時間大量退改票訂單涌向各大OTA平臺。各大平臺跟著疫情態勢和國家政策“奔跑”,不斷更新升級退改保障機制。

即使攜程擁有數萬名客服,服務一時間也難以完全跟上咨詢量。梁建章回憶說,最困難時,每天有幾萬張的機票、幾千萬的退款涌向攜程,“攜程也墊了不少錢,所以損失還是非常大”。

財報顯示,今年一季度,攜程補貼退訂用戶導致的損失共計12億元。公司實現凈營業收入47億元,同比下降42%,凈利潤則是虧損。

業績下降,也反映在了攜程的股價上。受疫情影響,今年3月18日,攜程股價最低曾下探至20.10美元/股。較之這一谷底,目前攜程股價已有逾30%的恢復。

“我們的股價還是處于比較低迷的狀態,這也正常。”梁建章坦承,歡樂的直播間背后,是攜程面臨著的巨大壓力。他說道:“一些國外航空公司本身可能出現資金問題,產生部分壞賬,我們也承擔著可能的資金風險。”

3月開始,梁建章和孫潔開始0薪;高管層也提出自愿降薪,最低半薪,直至行業恢復。

對于底子厚實的攜程來說,這個冬天或許難熬,但不至于威脅生存。截至2019年年末,其賬上還躺著近600億元的資金。“我們現金儲備比較豐富,也得到了銀行很好的支持,但長遠來說,我們還是要靠自己造血。”梁建章不無擔憂地說。

好在國內疫情得到了快速有效的控制,停擺近半年的跨省份團隊游在近期得以開放。“跨省游開放了!”孫天旭在7月15日的這場直播里,至少重復了5遍這個好消息,旅游人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。

梁建章預期,下半年,國內旅游市場基本能恢復至去年同期水平。“但這比我們原來的預期還是要差一些,因為原來每年市場還會有10%甚至更高的增長。”同時,他認為,不同區域、不同旅游產品會呈現差異化的復蘇形態,“高端產品作為出境游的替代品,會比往年有更好的表現。商務型、缺乏特色的產品,表現可能就不如往年。整個旅游行業將更快速地向度假型、主題游樂園相關產品轉型”。

這也是攜程BOSS直播間的“選品”思路,選擇國內的特色旅游城市,重點推介酒店類的中高端產品。

梁建章也看到,出入境游仍將低迷相當長一段時間,而這占了旅行社收入的“半壁江山”。“估計至少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旅行社可能轉行,很多也只是在硬撐,它們仍然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。”梁建章說道。

就攜程來說,目前其國內業務已經恢復了八九成。梁建章表示:“攜程機票和酒店業務恢復速度領先;旅游度假業務已恢復至去年同期甚至更高水平,不過跟團游剛開放,恢復慢一些;商務旅行目前大概恢復近半。但出境游業務和海外業務仍處于非常困難的時期。”他期望,至少未來攜程這個品牌能率先進入到正常的盈利狀態。

攜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:未來國際化戰略不變

若不是疫情擾亂,今年本該是攜程加速出海的重要時間窗口。

去年攜程20周年大會上,梁建章宣布了“G2戰略”,即全球化和高品質。攜程的目標是:未來三年內成為亞洲領先的國際旅游品牌,五年做到全球第一。為配合國際化戰略,攜程將英文名稱變更為“Trip.com Group Limited.”,還把證券代碼從“CTRP”改成了“TCOM”。

實際上,自2016年起,攜程就在不斷強調全球化的重要性,也進行了一系列的國際投資和并購。

2016年,攜程以14億英鎊的價格,收購英國旅游搜索巨頭天巡;2017年11月,攜程收購了美國的社交旅游網站Trip.com,將其轉型為攜程的國際版;2019年8月,攜程成為印度在線旅游公司MakeMyTrip的最大股東;去年11月,攜程宣布入股TripAdvisor,并共同成立合資公司。2019年,攜程海外業務占比已達35%。

全球化布局下,攜程也面臨著更大的考驗。“在海外市場,我們受影響也非常大。”梁建章坦承,“但是目前一些海外國家的國內旅游也已經開始復蘇,開始正增長,比如日本、韓國。攜程已經開始用Trip.com平臺帶貨海外高端酒店”。

攜程在海外擴張,國內的OTA江湖也絕非守成,新的競爭局面再次形成。

從下沉市場打起的美團稱,自己的酒店間夜量(入住房間數×入住天數)已經超過攜程。背靠阿里的飛豬,也是虎視眈眈,這幾年在重點發力出境游市場。

這些同行是否對攜程構成了威脅?梁建章沒有正面回答,只說攜程在中高端市場一直占有相當大的優勢,同時海外市場將是攜程未來的重要增長點之一

2019年,攜程全年凈營業收入為357億元,住宿預訂收入為135億元,而美團的到店及酒旅業務板塊收入達到223億元,但其中有一部分屬于到店和旅游收入。另據Analysys易觀的報告顯示,從"在線旅游預訂廠商酒店領域交易額指數"這個指標來看,2019年攜程的交易額指數是美團的2.5倍。

“當然,在中高端領域,我們也不能放松警惕,要繼續把服務、品牌做好。同時,不斷深入二三線城市,不斷開拓中低線市場。”梁建章強調,攜程的競爭對手不止國內公司,還包括全球性的OTA巨頭。

疫情下,Booking,Expedia等海外巨頭同樣面臨巨大壓力。“在海外市場,雖然我們是后來者,但實際上我們的談判能力也很強,因為中國人是當地最主要的客源之一。”梁建章認為。

他表示,目前,攜程對全球有品牌、有產品、有技術的一些公司,還是保持積極的態度,考慮進行一定的投資。

“水土不定定同路,風雨無常常攜程”,這是掛在梁建章辦公室的一副對聯。梁建章頗為滿意這兩句話,認為它形象概括了攜程這20多年的發展。

而這又何嘗不是在說攜程所處的大行業——這次疫情,讓從業者深刻體會到了旅游業的敏感性。

“我這個行業就是‘靠天吃飯’,也沒什么辦法。這樣的全球性疫情沒有人能預料到,現在唯有抓住客戶。其他行業也會有其他問題,甚至可能忽然就被另外一種技術去取代了,但我認為旅游會隨著人們收入的提升而提升,是一個非常長期的行業。”在他看來,攜程這個20歲“小伙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人口學者梁建章:為表達觀點寫了本小說

直播、攜程業務調整復蘇……但即使在這個關頭,梁建章也沒有放下他作為“經濟學者”和“人口學者”的角色。

當年,梁建章前往美國斯坦福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時,主攻的領域是“人口和創業及中國勞動力市場”。2011年,在“攜程梁建章”之外,他注冊了“梁建章-關注人口問題”的新微博賬號。自2012年底第一次發出《日本衰落的人口陷阱》起,梁建章已連續多年在各種場合,以各種形式呼吁鼓勵生育。

今年,人口學者梁建章甚至也比往年更為活躍。他與經濟學家李鐵“隔空交手”,你來我往,二人就人口話題的辯論已有六個回合。

在梁建章看來,關于人口話題“需要更多的辯論,更多的教育”,而這是一個好機會。“往往在飛機上,我幾個小時就能夠寫一篇文章。當然還有很多文字復核、數據整理的工作,是我們助理團隊在做。”他告訴記者。

梁建章的個人微信公眾號“繞梁說”,今年來的發文數量已經超過了過去兩年的文章數。文章主題除了人口話題外,還包括抗疫、經濟復蘇、教育機制、中國經濟等等。

在梁建章看來,其與李鐵先生意見分歧的根源,在于把人視作財富時,是放在分子里,還是僅僅放在分母里。

“確實,在以農業、礦業為主的農業時代,人口只是被放在分母里面,沒有在分子里產生作用。”梁建章分析稱,“而現在已經完全不是這樣。更多的人在創造財富,還有人多了以后的規模效應,以及思想交流碰撞的結果,這些更多體現在分子里而不是分母。”

他認為:“中國現在面臨的是每年迅速下降的新生人口。今年受疫情等因素影響,出生數字可能會更很難看。”

梁建章強調,人口數量和人口質量并不矛盾,甚至是互補的。“在人口多的地方,往往它的平均教育水平也更高。”他表示,“人口數量和人口質量同樣重要。但人口質量可以靠加大教育投入、完善教育機制等去解決,而人口數量必須盡早從源頭解決問題。”

不過,這個“人口學者”梁建章似乎并沒有主播梁建章“討喜”,網絡上不乏否定甚至抨擊他的聲音。

對此,梁建章不以為意。7月29日,他甚至發布了一本人口寓言小說《永生之后》,想用文學藝術的形式繼續論述人口問題。

豆瓣截圖

“我是抱著做企業的心態去做這件事的。它有一定風險,但對社會影響巨大,值得去做。我不是為了賺錢,而是責任。”他曾說。

(文字圖表除注明外,制作工具均為鏑數,制圖文多)

記者手記|不拘一格的企業家

身穿簡單的橙色Polo衫,梁建章快步進入采訪間,氣場撲面而來。采訪正式開始前,記者試圖熱絡一下氣氛,不過在梁建章這兒可能并不那么適用。

15歲就念大學,34歲時攜程上市,3年時間收拾對手……梁建章的人生充滿了傳奇色彩。

他的創業伙伴、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,曾這樣評價梁建章:“三十多年過去了,他的睿智和好奇心一如當年。我遇到過不少非常‘聰明’的人,但James 往往比其他人想得更深, 也把思辨(critical thinking) 的能力表現得淋漓盡致。”

在媒體報道中,有人說他睿智精明,有人說他少言寡語、情緒成謎,還有人說他是個“狠角色”,不過,“理性”這個詞是最一致的評價。

而在這4個月里,梁建章則用直播這一最公開直觀的方式展現了他更為豐富的人格,也為攜程博得了不少好感度。可以看出,他對任何事物保持著開放性,成為了“企業家中最擅長直播帶貨的科幻小說家”。

記者:張曉慶

編輯:文多

視覺:鄒利

排版:文多 馬原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  • 標簽:肉多好看的糙漢文
  • 編輯:崔雪莉
  • 相關文章
韩国十八禁福利视频